我是一只被抛弃的流浪猫

我出生在一个冬夜。那天窗外飘雪,寒风呼啸,一阵阵撞击着窗户。屋内却是温暖的。刚出生的我躺在妈妈的怀里打盹。妈妈细致地给我舔干毛发,那感觉舒服极了。和我一起出生的,还有三个兄弟姐妹,我们打打闹闹,度过了快乐的童年。一个人类朋友陪着我们长大,妈妈非常信任、依赖她。在她面前,我们可以肆无忌惮地玩耍。

我出生在一个冬夜。那天窗外飘雪,寒风呼啸,一阵阵撞击着窗户。屋内却是温暖的。刚出生的我躺在妈妈的怀里打盹。妈妈细致地给我舔干毛发,那感觉舒服极了。和我一起出生的,还有三个兄弟姐妹,我们打打闹闹,度过了快乐的童年。一个人类朋友陪着我们长大,妈妈非常信任、依赖她。在她面前,我们可以肆无忌惮地玩耍。

突然有一天,家里来了一个陌生人。他把我装进笼子,带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。

我害怕极了,这是我第一次离开妈妈。

一只流浪猫的自述:我也曾被人温柔以待

一出笼子,我就躲到了床底下,一动不敢动,生怕被他发现。

还好他没来打扰我,默默地把食物放在床边就离开了。

听到他的脚步走远,我的恐惧散去了一些,可心里一下委屈极了。

妈妈去哪了?她什么时候接我回家啊?

为什么妈妈不要我了?是我哪里做得不好吗?

一只流浪猫的自述:我也曾被人温柔以待

我胡乱想了许多,不知不觉睡着了。

醒来时,我饿极了,只好铤而走险出去觅食。

还好,陌生人在睡觉呢。我狼吞虎咽地吃完后又跑回了床底。

就这样,我与陌生人僵持了两天,发现他并不会伤害我,而且妈妈曾经告诉过我,人类对猫咪很友善。

一只流浪猫的自述:我也曾被人温柔以待

于是,我渐渐打开心扉,试着接受他。时间一久,我变得越来越信任、依赖他。

那时候,我以为我们会陪伴彼此很久。

直到有一天,我生病了。

那段时间,我止不住地打喷嚏,两颊长出两个肉瘤,鼻头充血肿大。

一只流浪猫的自述:我也曾被人温柔以待

我难受极了,没有力气奔跑打闹,每天只是无精打采地躺着晒太阳。

主人好像也察觉到了我的异常,带我去了医院。

关于医院的那段记忆,已经模糊不清,也可能是我选择性遗忘了。

一只流浪猫的自述:我也曾被人温柔以待

我只记得那惨白刺眼的灯光、嘈杂的叫声、任人摆弄的不适感和主人的啜泣声。

我不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病,也不知道还能活多久,我只知道,自己最后没有逃过被放弃的命运。

我被丢弃在写字楼的一角,在熙熙攘攘的城市里,开始了躲躲藏藏的生活。

离开了人类,失去食物来源和稳定住所,该怎么生活?妈妈从没教过我。

我曾向陌生的路人乞食,但大多数时候换来的只是漠视和一顿拳打脚踢。

一只流浪猫的自述:我也曾被人温柔以待

为了填饱肚子,我只能去翻垃圾桶,拣点变质、腐烂、发臭的剩饭剩菜。

可是后来,连这些食物都找不到了。

城市里开始实行垃圾分类,旧式的垃圾桶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,是密封的垃圾桶。

我试过打开它,但使上了浑身力气,还是没能成功。

那段时间,身边许多的流浪小伙伴相继饿死,我也饿得只剩皮包骨头。

为了活下去,我顺着食物的香气,闯进人流密集的街市中。

人们手里拿着热腾腾的食物,有说有笑地从我面前走过。

我一边大叫着希望引起他们的注意,一边要小心自己被人踩到,但街上真的太吵了,我的声音淹没在了喧嚣中。

一只流浪猫的自述:我也曾被人温柔以待

就在我心灰意冷时,一个小姐姐蹲在了我面前,拿出一根香肠示意我去吃,我太饿了,没想那么多,冲上去吃了起来。

我以为她会收留我,但喂完我后,她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于是,我也离开继续流浪。

流浪的日子里,我遇见了善良,也看穿了人性丑恶。

记得那是一个夏天的雨夜,我被大雨淋湿,躲在一个逼仄幽暗的楼道里。

突然,不远处传来一声凄惨的猫叫,一个高大的黑影拿着尖刀不停地扎一只可怜的小猫,鲜血顺着尖刀流下。

一只流浪猫的自述:我也曾被人温柔以待

小猫激烈地嘶吼,黑影又是一刀,小猫一下没了声音。

看小猫没了反应,黑影缓缓站起身,啐了一口唾沫,转身走进了夜幕中。

小猫咪还活着吗?我小心翼翼地跑上前,闻了闻它——已经没了气息。

我心痛得叫不出来,我想不明白,人类为何要无缘由地来伤害我们?下一个会是我吗?

我回想起自己被小孩拿石头砸的经历——被石头砸中的钝痛简直让我吐血,我打不过他们,只能尽力躲避,狼狈地逃。

一只流浪猫的自述:我也曾被人温柔以待

正在我陷于悲伤之时,一张捕猫网从天而降,罩住了我。

那个坏人回来了!我拼了命地挣扎,可这张网却越收越紧。

那个可怕的人类疯狂地踢我,打我。

攻击从每一个角度袭来,我却被网牢牢束缚,不能反抗。

我嚎叫着,翻滚着,我好恨不能撕开这网。

坏人一脚踢到我的头上,我一下失去了意识。

不知过了多久,我醒了过来,那人已经离开,我身上的网也不见了。

一只流浪猫的自述:我也曾被人温柔以待

留得一口气的我顾不得庆幸,只想躲去一个安全的地方,但一使劲,全身的每一根骨头炸裂般地疼,粉身碎骨的感觉几乎让我再次失去意识。

像打了一个嗝,我吐出一口殷红的血。

这口血梗在我喉头很久了,或许是从被那人殴打开始,从看到小猫被捅死开始,从小孩用石头砸我开始……到底是从何时开始呢?我已经记不清了。

不过吐出这口血后,真畅快啊!好像连带这口血,我把这些年吃的苦也吐出来了,把受的委屈也吐出来了,把不幸的、幸运的都吐出来了。

我清晰地感到自己的生命也在破碎,脱离,如白纸燃后的灰烬一样逐渐消散。

在这最后的时刻,我看到远远地来了一个小女孩,一身白裙随风轻摆。

一只流浪猫的自述:我也曾被人温柔以待

又是一个人类,她看起来倒像个好人,不过无所谓了,我已经没什么害怕的,当然也没什么想要的了。

她向我走来,停在了不远处。

我用最后的力气抬起眼皮,看了她一眼,心中一紧。

她怀里抱了一只细弱的幼猫,乌黑的大眼睛占去脸的一半面积,身上的橘毛蓬松得快成了一个球。

它趴在小女孩怀里一动不动地盯着我,小女孩也远远地向我望过来,不自然地捋了一下幼猫的毛。

我虚弱地看着她们,沉寂的心有了最后一丝波动。

我想起我的妹妹,她肚皮上也有一块橘毛,形状就像一颗芒果。

她每次跟我打架,这颗“芒果”就露出来,不断扭动,每次都把我逗笑。

我想我小时候也像这只幼猫一样干净、软糯、惹人喜爱,也像她一样有珍爱自己的主人,有个温暖的家。

这样想着,我逐渐失去对疼痛的感觉。

一只流浪猫的自述:我也曾被人温柔以待

我仿佛又回到了出生时的那个冬夜,天地被冰雪笼罩,而屋内温暖得让人昏昏欲睡。

我好像又闻到了妈妈熟悉的气味,又感受到妈妈给我梳毛时痒痒的感觉。

妈妈是你吗?我想我要睡着了。

本文转载于头条号-流浪萌宠救助中心,转载请联系原作者,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chongwutan.com/archives/2591/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
微信公众号
微信公众号
分享本页
返回顶部
跳至工具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