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只头上插着箭的鹿,主动向人类求救!

在加拿大安大略省凯诺拉的街道上,经常会有成群结队的白尾鹿游荡,一些鹿甚至选择长期留在那里,和人们友好和平地相处。胡萝卜就是这样一头鹿,2017年当它还是一头小鹿的时候,它来到了李·安妮·卡佛(Lee-Anne Carver)家的草坪上,卡佛立刻就喜欢上了它。

在加拿大安大略省凯诺拉的街道上,经常会有成群结队的白尾鹿游荡,一些鹿甚至选择长期留在那里,和人们友好和平地相处。胡萝卜就是这样一头鹿,2017年当它还是一头小鹿的时候,它来到了李·安妮·卡佛(Lee-Anne Carver)家的草坪上,卡佛立刻就喜欢上了它。

心痛!一只鹿头上插了一支箭,跑到人类院子求救,最后怎样了?

它温和友善,喜欢和人接触,似乎和其它鹿不一样,连卡佛的金毛猎犬都喜欢它。卡佛觉得不可思议,她是一名野生动物摄影师,曾经和上百只鹿近距离接触过,但这只鹿绝对是最特别的,她给它取名叫胡萝卜。

胡萝卜经常会出现在卡佛的院子里,但12月9日,她的丈夫出去看鹿来了没有时,却带着哭腔冲进屋,语无伦次地说胡萝卜头上有一支箭。

心痛!一只鹿头上插了一支箭,跑到人类院子求救,最后怎样了?

卡佛出去看时,感觉非常心痛,一只绿色尾翼的碳纤维箭,在鹿角附近穿过胡萝卜脑部,从耳朵下方钻了出来,让人触目惊心。伤口没有出血,似乎避开了大的动脉和重要器官。

2016年,由于白尾鹿太多,凯诺拉市通过了一条决议,允许人们用弓箭射杀出现在市区里的鹿,可惜胡萝卜却从来未被告知有这么样一条要命的决议。它可能是被人从窗户里居高临下射中的,但及时逃跑了,来到卡佛的院子里求拯救。

心痛!一只鹿头上插了一支箭,跑到人类院子求救,最后怎样了?

卡佛拨打了紧急电话和自然资源和林业部的电话,在得到保证胡萝卜不会被安乐死后,告诉了他们胡萝卜的情况,希望得到他们的帮助。专家最初建议就让箭留在它头上,等待自然脱落,因为目前胡萝卜没有感染的迹象,这支箭对它似乎没什么影响,可能两三个月鹿角脱落的时候,箭也就会掉了。而取箭或切割箭,都可能使碳纤维进入它体内,导致感染,危及它的生命。

心痛!一只鹿头上插了一支箭,跑到人类院子求救,最后怎样了?

卡佛为胡萝卜在社交媒体上建了一个页面,很多人都流下了同情的泪水,为胡萝卜的不幸遭遇。专家也警告人们,不要擅自去给胡萝卜取箭,因为白尾鹿毕竟是野生动物,腿部力量非常强大,可能会对试图这样做的人造成伤害。

心痛!一只鹿头上插了一支箭,跑到人类院子求救,最后怎样了?

自然资源和林业部的工作人员后来认为,如果不把箭从胡萝卜头上取下,可能导致它进一步受伤,因而还是决定在麻醉情况下为它取出。上周三的第一次麻醉没起作用,胡萝卜跑走了,第二天工作人员终于让它镇静下来,并在2000公里外渥太华一位兽医的电话指导下,顺利将碳纤维箭拔了出来,胡萝卜没有出血。

心痛!一只鹿头上插了一支箭,跑到人类院子求救,最后怎样了?

工作人员为它处理好伤口后,谨慎乐观地认为胡萝卜会完全康复。但后来胡萝卜的伤口渗出了脓液,舌头也变蓝了,这让它的命运变得非常不确定,人们猜测可能是镇静剂导致了致命反应,社交媒体上远在万里的人们也对胡萝卜非常担心,害怕它过不了这一关。很多孩子甚至说要拿出自己积攒的钱拯救胡萝卜,长大后自己也要当兽医。

心痛!一只鹿头上插了一支箭,跑到人类院子求救,最后怎样了?

镇静剂效力过后,胡萝卜醒了过来,之后就慢慢走进了森林,卡佛一连几天都没有再看到它。她冒着零下22℃的酷寒,开着车到处去寻找,周一的时候她在一棵树上看到十多只乌鸦,心里一下子担心得不得了,好在仔细检查后,这一带并没有动物的尸体。当她日出后回来时,终于在路边看到了一群鹿,她呼唤着胡萝卜,其中一头一路小跑冲了过来,不停地舔着她的手。

心痛!一只鹿头上插了一支箭,跑到人类院子求救,最后怎样了?

胡萝卜终于还是挺过来了!它可能是世上最不幸的鹿,但也是最幸运的。

然而人类和白尾鹿的关系其实很微妙。

心痛!一只鹿头上插了一支箭,跑到人类院子求救,最后怎样了?

白尾鹿是北美洲最小的鹿种,肩高约1米,体重40到130公斤,雌性小于雄性,而且区别较大。

白尾鹿在世界上分布广泛,从加拿大东部森林,到美国东部森林、佛罗里达半岛、墨西哥、中美洲国家,一直到秘鲁北部,都有白尾鹿的踪迹。

然而就是这样成功的物种,历史上也曾受到过灭绝的威胁,由于人类的大肆捕猎,1930年代白尾鹿在美国只剩下了约30万头。之后白尾鹿受到严格保护以及有监管的计划狩猎,到2005年的时候,在美国已发展到了3000万头。

这让它们在不少人心目中变得不再受欢迎,因为它们会毁坏农作物、水果和蔬菜。最让人诟病的,是它们喜欢横穿马路引发交通事故,危及自己和人们的安全,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。和鹿有关的交通事故,从1980年的20万起,发展到2008、2009两年240万起,导致300人死亡,70亿美元的经济损失。2016年中到2017年中,更是发生了134万起,平均每162位驾驶员中就有一位与鹿发生过致命的亲密接触。

尤其令人担心的是,鹿的天敌狼、美洲狮、熊、山猫和土狼等数量已越来越少,白尾鹿的发展越来越不受控制,导致的危险和造成的破坏以及经济损失也越来越大,2001年与鹿有关的农作物损失就已达到了7.65亿美元,这让白尾鹿等鹿类动物越来越让更多的人讨厌。

然而即使如此,像红萝卜这样一脸无辜满脸呆萌的鹿,被人射了一箭,总还不能不闻不问吧。人类和大自然,关系真的很微妙,未来究竟会怎样,或许谁也不可能知道。

本文转载于头条号-徐德文科学频道,转载请联系原作者,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chongwutan.com/archives/2709/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
微信公众号
微信公众号
分享本页
返回顶部
跳至工具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