猫咪被猫贩子从上海偷运到江门,他们经历了这些!

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的颠簸与轰鸣声终于停下了,周边一时陷入沉寂,只能听见无数个和我一样激烈短促的心跳声。过了好一会儿,有脚步声靠近了,我下意识地将身子蜷缩得更紧一些,希望能获取些微的“安全感”。

01

这是在哪?

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的颠簸与轰鸣声终于停下了,周边一时陷入沉寂,只能听见无数个和我一样激烈短促的心跳声。过了好一会儿,有脚步声靠近了,我下意识地将身子蜷缩得更紧一些,希望能获取些微的“安全感”。

虽然我知道,这里可能不存在这种东西。

从上海到江门,被猫贩子“千里偷运”的猫,都经历了什么?

02

后来是两个壮汉将一个个笼子都搬进了这里。我嗅着带着怪异气味的空气,并不能确定我现在身处的位置,只能确定的是,我应该离家很远了。

我是贪玩跑出来的时候被抓住的。

我妈对我很好,会给我买最好吃的粮食,会给我准备我爱吃的零食,也会陪我玩,和我睡觉。虽然生活无忧,但我再没踏出过家门一步。

无论是门,还是窗,都被我妈严防死守。

但我是一只猫。

所以我心中总归是想再呼吸一下外面的空气的,只要一下就好。

从上海到江门,被猫贩子“千里偷运”的猫,都经历了什么?

于是趁我妈开门的时候,我一溜烟地冲出去了。

和充斥着我和我妈生活气息的家里不一样,外面的世界似乎有种名为“自由”的分子在空气中不停跳跃,在我的鼻尖盘旋。我一时将其他事情都抛之脑后了,只想好好享受当下。

现在想来,其实隐约间我似乎是听到过我妈喊我的,只是我没有回应。

再后来,我就被抓到这里了。

从上海到江门,被猫贩子“千里偷运”的猫,都经历了什么?

我才知道,原来外面的世界,除了自由,还有隐藏在暗处的致命危机。

03

和我塞在一个笼子里的猫,我没有细数,可能有数十只。我很害怕,心跳加速、呼吸急促,整只猫都很不舒服,其他猫似乎也差不多。哪怕是我们紧挨着彼此,却还是没有一点缓解紧张和恐惧。

因为我们谁也逃不出去,也不会得到任何的善待。

窒息、痛苦、绝望,就是这里的基调。

谁能救救我们?

04

我饿得前胸贴后背,但对于他们喂的剩饭剩菜,我还是难以下咽。水碗里盛的也是浑浊的污水,散发着细微的臭味。

我忍着饥渴,强迫自己入睡,想让消耗尽量的降低。

或许可以撑得更久一些,撑到有人来救我们。

05

我是在一阵争吵声中醒来的。

隔着门,听得不是很清楚,好像是有两方,都带着明显的激动情绪。

但不同的是,有一方的语气中带着焦急、忧虑,甚至还有轻微的哭腔。

我一下就清醒了,有人来了!

我的心跳不由自主地又一次加快,我从未如此迫切地希望和人类亲近,希望能够享受人类的抚摸和爱意。有人来了,至少我们有希望可以逃出这个地方了。

06

我不知道时间怎么算,但我想应该已经过了很久很久。

我们还是没能见到来救我们的人,但外面的争吵声还在持续。

我同一个笼子的“室友”里,已经开始有猫出现应激反应了。我眼睁睁看着它开始急促地呼吸,然后颤抖,最后倒下。

它的眼睛是睁着的,里面写满了痛苦和不甘心。

原来,等待的时间这么难熬。

从上海到江门,被猫贩子“千里偷运”的猫,都经历了什么?

07

“那些猫狗是用来吃的!猫不用来吃用来做什么!”

有一个男人的声音突然拔高,语句清晰地被我捕捉到。

从上海到江门,被猫贩子“千里偷运”的猫,都经历了什么?

从上海到江门,被猫贩子“千里偷运”的猫,都经历了什么?

不寒而栗。

我偏头和“室友们”对视,能够清晰地看见它们眼中的惊惧。我们之中,有的和我一样,在家里备受家人的照顾和喜爱,有的虽然流浪在外,却也得到过陌生人的很多关怀。

这还是第一次直面,将我们视为“食物”的人类。

08

门终于开了。

进来的人穿了一身白大褂,衣服后面有几个我不认识的字。大家都很惊喜,以为终于可以离开这个地方了。

但来人只是进来转了一圈,又出去了。

从上海到江门,被猫贩子“千里偷运”的猫,都经历了什么?

我们面面相觑,一时不太明白是什么情况。

就在这时,有个阿姨背着一台机器进来了,对着我们每个笼子喷洒了刺鼻的液体。细小的水珠从空中坠落,飘进我们的口鼻里,引起一阵强烈的不适。

没过多久,又开始陆续有猫倒下了。

……这是,毒药吗?

09

我听见外头的人越来越多了,但我心中的希望却越来越渺茫。

我们真的可以离开这里吗?

真的有人可以救我们吗?

也许,我再也见不到我妈了。

从上海到江门,被猫贩子“千里偷运”的猫,都经历了什么?

我从未像此刻一样,为我自己做过的错事感到后悔。我跑出去以后,我妈一定很害怕吧?她是个爱哭鬼,说不定还会边哭边在外面找我,找不到我应该还会回家嚎啕大哭。

以前她哭的时候,都是我陪着她的。

对不起啊妈,我错了,如果再来一次的话,我一定会乖乖待在家里。

我一定不会让你这么伤心。

10

我们突然被转移到另一个地方了。

从上海到江门,被猫贩子“千里偷运”的猫,都经历了什么?

从上海到江门,被猫贩子“千里偷运”的猫,都经历了什么?

我同一笼子的“室友”,已经倒下好几个了,它们的身体逐渐冰冷僵硬,横亘在我们之中。

我终于见到了来救我们的人,人不多,只有三五个。

他们的眼里似乎都噙着泪水。

从上海到江门,被猫贩子“千里偷运”的猫,都经历了什么?

但顾不上擦,他们迅速地分散到每个笼子旁查看我们的情况。他们好像是想将我们分成一个个单独的笼子,也想给我们喂食、检查身体,但被拒绝了。

有个姐姐拿着手机在拍我们,我抬起头和她对视了一眼。

经过那么多天,我的脸上一定都难掩疲惫、迷茫和无助。

从上海到江门,被猫贩子“千里偷运”的猫,都经历了什么?

我好想我妈。

但看起来,我们短时间内是没有办法离开了。

11

后来,在他们的对话中,我终于勉强将事情的经过拼凑了起来。

在我们之中,有一只叫黄点点的猫,它的身上带着GPS定位系统。在发现它走丢之后,它妈妈通过GPS一路驱车追赶,最后追到我们之前在的地方,发现除了黄点点以外还有那么多的猫被困。

于是,他们便组织了一场“救猫行动”。

过程很坎坷,受到了很多阻碍和不公正的对待,最后只有我们这一批幸运地得到转移,但还有更多的同伴处于危机之中。

甚至,我们的“功臣”黄点点也下落不明。

唯一的好消息是,我们终于可以不用挤在一个笼子里了。

本文转载于头条号-宠物时间,转载请联系原作者,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chongwutan.com/archives/4700/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
微信公众号
微信公众号
分享本页
返回顶部
跳至工具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