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贸市场关停商户租金难退 大信东港法人已被限制消费

信网11月30日讯 大信东港农贸市场吃官司败诉被清退,但是被清退之后押金一直不给退,这让在大信东港农贸市场租赁摊位的商户们欲哭无泪,“从2019年5月份开始法院就贴出公告要清退市场,并且在2020年的1月份进行了强制清退。”信网(05…

大信东港农贸市场吃官司败诉被清退,但是被清退之后押金一直不给退,这让在大信东港农贸市场租赁摊位的商户们欲哭无泪,“从2019年5月份开始法院就贴出公告要清退市场,并且在2020年的1月份进行了强制清退。但是被清退之后,我们还有一万五的押金不给退了。”记者了解到,因房屋租赁纠纷,大信东港农贸市场运营方青岛大信东港超级农贸市场管理有限公司(简称“大信东港”)被“房东”青岛大信实业有限公司(简称“大信实业”)提起诉讼,并最终败诉被清退。而目前,大信东港法人也已被限制消费。

农贸市场关停商户租金难退 大信东港法人已被限制消费

事发地山东路36号目前正在进行重新装修 来源:信网

大信东港农贸市场被清退 租户押金难退回

“这个市场是大信东港开的,他们大概是2016年租下来的这里。”曾在大信东港农贸市场经营一家摊位的林先生说,他是2017年租赁的大信东港农贸市场的商铺,当时约定租金一年一付,“那时候因为没有合适的地方,就租了下来,租的时候交了一万五千块钱的押金。”林先生说,在租赁大概一年后,大信东港改变了房租交纳方式,换为了三个月交一次。

“去年法院突然在市场贴出公告,说这个市场要清退。”林先生告诉记者,2019年5月,法院贴出的一份清退公告打破了农贸市场的平静,“看到公告我们就去找大信东港,得到的答复是不用管,该怎么经营怎么经营,他们会去处理。”但是,大信东港的说法显然不靠谱,2019年11月份,法院再次贴出了强制执行公告,并在2020年1月份进行了强制执行。

“被清退了没办法,走就走吧,但是押金没有给我们退,甚至有的商户还没到期,租金也不给退。”林先生说,与他情况类似的有七八位商户,此外还有部分商户的租金也未退。

为了解此事,记者尝试联系大信东港,但是多次分时段拨打大信东港相关负责人的电话无法接通。记者来到了位于山东路36号的原大信东港农贸市场,但是发现该处也无大信东港方面工作人员的踪迹。“我们已经把这里租下来了,租下来的时候前运营方和业主的矛盾说是已经解决好了。”原大信东港农贸市场所在位置目前正在装修,记者采访了解到,在大信东港被清退后,大信实业将该处重新出租,已经有企业将该楼租下正在进行装修。

农贸市场关停商户租金难退 大信东港法人已被限制消费

原大信东港农贸市场外还残存有法院贴出的告示 来源:信网

租赁费3年1600万 大信东港至今才付230万

记者了解到,大信东港被清退的“导火索”是与房东大信实业的租赁纠纷。因未能及时支付房租,早在2018年3月26日,大信东港便被发函要求交还房屋、支付租金。

大信东港、大信实业房屋租赁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显示,2016年6月30日,大信东港租赁了大信实业山东路36号的房屋及场地。租赁期限20年,租金自2017年1月1日起开始计算,第1年至第3年的租金为每年1600万元,租金的支付以4个月为一期。

后来各方又在2017年1月13日签订备忘录,约定大信东港于2017年1月15日前支付租房定金200万元,于2017年3月18日前支付第一期租赁费533.33万元及资金占用费等。如大信东港不能及时足额支付租金,则双方租赁合同关系解除,大信东港的法人承担连带保证责任。

意向书签订后,大信实业将房屋交给大信东港使用,但大信东港却仅支付230万元。大信实业2018年3月26日发函要求解除租赁合同、交还房屋、支付租金,但是大信东港未作出行动。于是大信实业将大信东港、大信东港法人和其妻子一同起诉至了法院。

记者了解到,经过两次审理,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在2019年2月26日作出终审判决:大信东港及法人支付欠付的租金16456164元,并按照年租金1600万元的标准支付房屋占用费。但是,大信东港及大信东港法人并未履行,也正因此,才导致了原大信东港农贸市场商户林先生所说的“法院贴出公告,并最终强制执行”。

记者还查询了解到,早在2018年4月18日,大信实业起诉大信东港一案作出一审判决时,大信东港、大信东港法人及其妻子便被裁定冻结银行存款1700万元或查封、扣押其他同等价值的财产。而在2020年4月16日,大信东港法人还因为与大信实业一案被限制消费。

信网记者 张孝鹏

 

宠物谈,谈谈你的宠物!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chongwutan.com/archives/912/。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
微信公众号
微信公众号
分享本页
返回顶部
跳至工具栏